沐鸣平台登录_沐鸣注册平台_沐鸣娱乐登陆注册【官网】

【沐鸣测速注册】链闻研究总监潘致雄分享了他对「DeFi 炼金术」流动性挖矿的看法

DeFi 最大的优势在数据公开与可组合性,但组成新的 DeFi 项目时需严格把控风险,着眼于整体安全性的构建。

原文标题:《币安区块 101 丨链闻研究总监潘致雄:揭秘 DeFi 炼金术,流动性挖矿的趋势和挑战》
受访者:潘致雄,链闻研究总监

2020 年 8 月 4 日,Binance 台湾社区负责人 Zora 对话链闻研究总监潘致雄。潘致雄在直播中以币圈社区内容生产者的视角分享了他眼中的 DeFi 市场和流动性挖矿的相关内容,潘致雄说只有严格把控风险,在组成新的 DeFi 项目时才能发展得更好,目前应该着眼于整体安全性的构建。

潘致雄认为 DeFi 去中心化金融的优点在于:1、数据公开且开放,所有逻辑建立在区块链上,数据可溯源;2、DeFi 实现了中心化金融难以实现的可组合性,在 DeFi 中可以利用协议层的组合带来更多可能性。DeFi 可以准确解决用户的痛点,为用户提供价值,这是 DeFi 最大的优势。

《【沐鸣测速注册】链闻研究总监潘致雄分享了他对「DeFi 炼金术」流动性挖矿的看法》

关于现在近乎疯狂的 DeFi 市场,潘致雄表示因为市场中 FOMO 情绪升高,用户大量涌入,导致协议层治理层的代币价格被推高。从长远看来目前市场状态还处于混沌期,用户需要确定自身资产量以及风险位置,找到平衡点后再寻找适合自己的投资机会。

区块 101 嘉宾观点之潘致雄

  • CeFi 现阶段有它的优势,DeFi 也有它现阶段的优势,在很长时间里面这两者优势不会交叉,以太坊它在几年之内也提升不了性能,其它链如果想要跨以太坊资产,它也没这么快,它也需要时间,现阶段 DeFi、CeFi 就是各司其职。
  • DeFi 在我们整个加密货币行业里面的占比还是非常小的,可能就 1% 甚至最多也就 10%,如果说我们通过这波补贴用户的行为影响更多的人,最终总归会留下一部分用户了解 DeFi 的优势点在哪里。虽然很难改变用户习惯,但是还是会影响很多用户来了解 DeFi 以及区块链对于去中心化金融的优势和价值。
  • YFI 这个项目可能是第一个国内外用户积极参与生态建设这样一个项目,我觉得有存在的意义,甚至它之后分叉的 YFII,在中国部分社区里面起到很大的凝聚作用。
  • PoS 是我们长期的一个方向,短期扩容 layer2 一定是我们短中期关注的方向。
  • 我觉得从波场和 EOS 上来说,他们可以去处理或者是承担转账这样一个角色,来为以太的 USDT 减少负担。
  • 现在这个阶段资金量没有到几万美元或者是更高的话,动来动去交易费反而磨损更大。

币安 Zora:欢迎来到今天的《区块 101》,在节目里面我们会邀请到在区块链行业里面形形色色的人,不管你是创业大佬或者是投资大咖、意见领袖还有其它领域有过丰富经验的人,每周一到周五晚间 8 点钟我们都会在直播间不见不散。

大家好,我是 Zora,我是币安台湾社区负责人。我 2017 年进入到区块链行业里面,当时我是在公链项目,之后也做了协议层还有钱包还有众筹平台,最后回到台湾在这边做资产管理。目前我在币安为币安做台湾的社区跟生态。

今天的嘉宾我还蛮期待和他聊一聊的,平常看过很多他的文章,他是我们链闻的研究总监潘致雄,欢迎潘老师。

《【沐鸣测速注册】链闻研究总监潘致雄分享了他对「DeFi 炼金术」流动性挖矿的看法》潘致雄(左) Zora (右)

潘致雄:大家好,我是来自链闻的潘致雄。

币安 Zora:潘老师之前在 MyToken 做产品经理,特别关注 DeFi、交易所、钱包还有所有在币圈里面所有好玩的事情。想问一下潘老师怎么进入到区块链行业,为什么在区块链行业落脚?

潘致雄:我搜索了一下我之前的所有历史记录,我使用第一个比特币钱包是在 2011 年的时候,但那时候并没有直接买卖。

我第一份工作在 IT 行业,是在 IBM,这份工作和技术相关,之后我跳槽去了一个偏金融行业的一个公司,现在来说整个区块链还是和金融和技术都是非常相关的一个行业。差不多在 2017 年初的时候,正好在研究一个叫 SIA 的分布式存储的项目,那时候就尝试去买他们的代币,以后用自己的钱去投资了比特币、以太坊。

差不多一年之后再 2018 年初加入 MyToken,负责做行情工具、数据工具数据处理之类的一些工作。一年多,后面又休息一段时间,在一年之前加入了链闻,全职来做区块链行业相关的内容的输出,包括信息整理之类的一些工作。

币安 Zora:平时看链闻的文章,经常看到潘老师的文章非常专业。今天我们要来聊的主题我们来揭秘最近 DeFi 特别火热的流动性挖矿,它是去中心化金融或者开放式金融,想跟潘老师聊一聊潘老师心中认为金融本质是什么样?你认为去中心化金融的特点优势点是什么?什么样子的产品才能成为 DeFi 领域里面的爆款?

潘致雄:金融的本质这个问题比较大,可能我还没到那个层次可以去聊这个问题,在我看来拿自己的资产来进行符合你自己风险的一些投资、投机或者风险对冲,我觉得是最主要这些功能,给用户得到的功能。

对于去中心化的金融,我们所谓的 DeFi 的优点,我觉得总结下来可能是两个。第一个是开放和数据公开,基于智能合约实现,所有的逻辑在区块链网络中实现,所有人都可以审查包括它所有的数据都是可溯源的,这也是分布式账本的特点。

第二个特点,也是现代中心化金融很难实现的一个点,叫做可组合性。现在在 DeFi 行业,我们看到可组合性其实有一点在崛起,但还是处于比较早期。

什么叫可组合性?你现在在用支付宝、微信、paypal 之间没法打通,你也没法和银行进行逻辑上的处理,你只能用一些他们内置的功能。但是在 DeFi 里面你可以用协议层的组合,你是无需许可,大家可以把积木一块块叠起来。可组合性可以带来很多的可能性,这也是 DeFi 的一个很大的优势。

针对什么会是一款爆款?一定解决用户需求并给用户提供价值才是爆款。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 1c0,1c0 是 2017 年区块链行业最大的功能,项目方可以及时分发它项目的流动性的,类似于股权一样的东西,用户可以进行快速投机或投资,它解决的是这两方面的需求。

所以 1c0 在 2017 年底到 2018 一整年都是非常大的爆点。包括我们现在看到的 DeFi,它其实也有一些项目是可以解决用户这一部分需求,并且给用户提供一些价值,所以也是有一些爆款在里面。之后未来可以更多,我们可以之后再聊。

币安 Zora:刚刚潘老师聊到 1c0,的确 2017 年 1c0 非常火热,每个人都想拿代币,你买了我的代币可以使用我的服务,但是从今年开始,我们看到更多的是 DeFi 的这些项目,这个代币比较变相来补贴用户。

你来使用了我的服务,所以我给你我的代币,它希望透过补贴用户来改变用户习惯形成一个网络群聚效应。像 DeFi 互联网补贴大战的逻辑,到底有没有办法真正来改变用户使用者习惯?

潘致雄:其实我觉得是这样的,1c0 和我们现在这波 DeFi 它最大的区别不同就是 1c0 是先发代币,功能做不做好我们不知道。但 DeFi 完全相反,它一定功能做出来,一定要能用我们才会使用,这已经是一个质的改变。所以我们看到实际可以用的东西。

第二点,虽然现在整体来看我们 DeFi 产品的体验是非常差的,因为它的基础设施你没法改变,它的公私钥你解决不了,这个体验或者助记词的体验非常差,这是解决不了。

但是 DeFi 在我们整个加密货币行业里面的占比还是非常小的,可能就 1% 甚至最多也就 10%,如果说我们通过这波补贴用户的,你可以把它认为补贴用户的行为,势必会影响更多的人,让更多人了解,最终总归会留下一部分用户了解 DeFi 的优势点在哪里。

虽然很难改变用户习惯,但是还是会影响很多用户来了解 DeFi 以及区块链对于去中心化金融的一个优势和价值。

币安 Zora:那我们再继续延伸一下这个问题。当时 Compound 要增发治理代币 COMP,你来使用平台我给你代币,就是带动整个流动性挖矿生态。当时 Compound 的 CEO Robert 他讲过,他并没有想要透过收益挖矿方式给用户额外的收益,只是希望用户可以得到这个代币,用这些代币帮他治理社区,他想要的只是把这个治理权真的放到社区的手中。

想问潘老师怎么样看到这样的一个社区的状况,难道这些用户他们得到代币他们真的开始积极来经营社区吗?但是想要问潘老师,到底这样的模式能不能确保用户是很积极来参与社区的治理?还有社区为什么会对这样的代币跟协议来买单?

潘致雄:YFI 这个项目可能是第一个国内外用户积极参与生态建设这样一个项目,我觉得有存在的意义,甚至它之后分叉的 YFII,在中国部分社区里面起到很大的凝聚作用,大家都可以在一起共同的利益,大家共同进化这个协议的功能,赋予代币持有者价值,这是一个很大的试点。

要增加我们现在整个包括 Compound 这种协议治理整个治理用户的数量和基数,我觉得整体在短期内还是比较难,有这么几个因素:

第一个因素,大多数人持有 Compound 的 COMP 的数量非常少,机构可能会作为主导来进行一些协议,一些协议迭代的提案的投票,普通散户能参与的点是非常少的。

第二点,我们现在能看到以太坊链上的成本非常大,所以我对于一个甚至几百几千个 COMP 的持有者来说,我都觉得不一定有动力投票。这个问题短期内没法解决,只可能由大户以及机构来整体来为整个协议做未来发展。

还有另外一个例子,MakerDAO 就是 COMP 之前 DAO 项目的一个试验,Maker 这个项目也和 Compound 一样,它没有加入收益分配的机制,虽然现在有回购,但是回购也是非常稀有的,大多数只是靠整个协议的一个概念来支撑着 Maker 的市值。

Maker 是什么样的故事?去中心化的央行,这样的一个故事值得它的代币,投票权是有价值的。Compound 我觉得也类似,它目前这样一个定位类似于一个商业银行。所以它就算没有分红,就算目前没有加入价值捕获,它的投票权从长期来看还是有一些价值在里面。

另外一点,我们之前和 Robert 有直接的沟通,他提到一个点,Compound 的这个协议之后的治理其实是可以增加回购以及分红这种机制,谁要经过治理谁就加入这些功能,所以未来可以加入这种功能,至少像 Maker 这种做法是合规的。

币安 Zora:我们看市场上面的利率,很多人会涌入 DeFi 来进行挖矿这件事情是因为它的利率非常非常高,是你难以想象的高。以太坊创始人 V 神说过,这样远高于传统金融的利率本质上是一个暂时的套利机会,但是同时它可能会伴着很多我们暂时表面上看不到的风险。

短期上,我们来看 Compound 也好、Balancer 也好或者 YFICurve 的挖矿,他们都推高了市场的利率,可是在整个市场 FOMO 情绪逐渐减缓之后,我们如何在这样的 DeFi 项目还有社区这么疯狂这些情绪中间找到一个平衡?

潘致雄:我觉得 Vitalik 他说的点远高于传统金融,其实在整个 DeFi 行业里面它的利率应该就是高于传统金融,因为它由智能合约驱动,它没有这么多人工在里面。

央行或者是银行里面都有这么多工作人员,但我们只要开发人员写完智能合约进行维护审计它就可以一直运作,一块一块积木去搭起来,所以它从人力成本上来说对于整个金融设施来说,减少了很多中间摩擦环节,它理所当然应该能提供更高的利率。

因为整个行业比较 FOMO,大家都涌入了,导致大家把这种协议层的治理层的代币价格推高了,也就让我们的实际得到的这个利率就远高于传统金融利率,之前有听说有一些做 Yield Farming 的基金,他们可以做到年化将近 100% 以上都有,就在这波大行情里面,有很多人在找里面的风险相对比较小的投资机会。

但是从长远来看,其实这个状态还是比较浑沌,整个以太坊网络中的价格发现价值以及金融流动性现在相比传统金融还是差挺多的,所以它真正能找到适合你这个利率以及适合你这个风险的这种利率的机会就还是从长远来看是比较,现在很难做到的,可能短期内或者是中长期都很难做到。

你所说的平衡点可能是在未来,所有的用户都能知道自己的风险在哪里,知道自己的资产量在哪里,在以太坊上面找到适合自己的投资机会。

币安 Zora:我们再回到一开头聊 DeFi 这个话题,很多人会把它昵称为 DeFi 货币乐高,它其实就像是货币乐高一样,它是一个开源的协议,可以被我们任意组合,组合成一个全新的 DeFi 商品。

那虽然这样可组合性能够让 DeFi 这些项目它保持了一个流动性的优势跟有很高的收益性,因为我们可以透过组合曲增加它的流动性跟高收益性,但是它背后带来的系统性风险,未来如果再一次出现 3.12 发生市场黑天鹅事件,整体的系统性崩溃的状况之下,其实市场上面我们也听到很多人在讨论说万一未来也出现这样的一个风险性状况,到底该怎么办?

每一个乐高组合起来,背后清算的系统再加上它可能透过这样的组合增加了它的杠杆倍数。我想问潘老师,在你来看,你认为未来后续 DeFi 发展之路是应该继续朝着多重组合方式进行还是应该优先解决一下整体系统性的安全性问题?

潘致雄:其实我觉得这两个问题是不矛盾的,因为从短期来看,我们整个开放式金融这个概念还太早期了,我觉得应该更多把它聚焦在整体安全性,把它的每一块积木做得更严实一下,包括它的风险控制的逻辑,包括严格一些的限制以及风控逻辑在里面,这样每块积木才能更厚实,我们最后组合新的 DeFi 项目的时候,就能组合得更长更大。

我认为 YFI 除了是第一个真的大家能参与治理这样一个 DeFi 项目之外,它还是第一个可组合性的一种试验,它第一次创新性组合了这么多 DeFi 的协议并把它拼在一起,Synthetix、Curve、Uniswap、Balancer,差不多这几个都是最火的这几个项目,创始人通过他对于 DeFi 可组合性的理解,组合出他认为这样几个 pool 来进行试验。大家都是参与者,其实也有很多风险在里面。

对于可组合性包括之前提到的 3.12 这种问题,我觉得一方面原因大家还没有为 DeFi 项目去搭建一些风险控制以及安全的这种相关的模块,未来也可能会有。

就包括我们最近已经开始流行 Nexus Mutual,它是一个互助保险的 DeFi 协议,它就是类似于一个互助保险这样的一个项目,所有你可以去进入保险这样一个池子里面,只要你投保的智能合约出现了问题,出现代码层面的漏洞被黑客攻击了,之后用户就可以进行索赔去得到相应的补偿。这其实就是风险控制模块的第一个尝试第一个试验,我觉得未来可能会有更多。

包括 OPYN,它做的看跌期权项目,比如说我在 Compound 上投入了 USDC,我会得到 CUSDC 这样的代币,作为 USDC 获得 Yield 的代币,在 OPYN 里面我就可以去购买 CUSDC 的看跌期权。也就是说 Compound 里面的 USDC 的代币如果被盗了,我依旧可以 OPYN 去进行看跌期权的执行,减少我的损失。

通过以上两个案例,DeFi 可组合性里面的两个关于安全风控相关的模块,未来 DeFi 的可组合性,我们可以把这些安全模块组合在里面,降低 3.12 这样的风险。我们可以去选择一个保险,就选 Nexus Mutual 这样的的模块,以及组合其它金融逻辑相关的一些模块,把它组合在一起变成更大的一个乐高。这可能也是未来的一个方向,可以解决我们现在一些问题。

币安 Zora:刚刚老师讲到说,有一些模块是它可以提供一些保险或者是提供一些托管,我们可以看到现在这些 DEX 去中心化交易所,很多去中心化交易所深度和流动远远超过二三线流动性。未来所谓的 CeFi,中心化交易所他们加密资产都有合法合规的托管和保险,想问潘老师去中心化的交易所还有什么优势跟中心化交易所做竞争?

潘致雄:我觉得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它是不需要 KYC 的 DEX 里面,这个是合规的中心化交易所是永远无法避免的一个点。因为涉及到资产和资产交易和资产转移相关的一定是监管很大的一个特点。但是在 DEX 里面除了很少一部分 DEX 需要 KYC,需要做用户认证之外,其余大多数的 DEX 都不需要 KYC。这可能是一个对于 DEX 而言最重要的一个特点也是一些 DEX 主要的一些特点。

另外,对于去中心化的 DEX 而言,它其实是基于智能合约来运作的,DeFi 的优势是它的逻辑是开源的,是大家都可见的,大家首先不需要把资金托管在第三方,我资金本身就在我这儿,我只要进去 DEX 的协议去交易就行了。

但是中心化交易所有部分代码肯定是闭源,肯定不让你看到,这是它的优势和专利,它做到速度快它是有优势里面,DEX 目前速度是慢一些,但是它一定是开源和可见。

币安 Zora:这也是 DeFi 里面很重要的特点,无需许可,任何人能参与,这也是 DeFi 精神还比较难能可贵的地方。

潘致雄:还有一个点,对于一个 DeFi 项目 DEX 没法接入中心化交易所,中心化交易所又能接入 DeFi,所以我们以后会看到中心化交易所为用户提供了 DeFi 很基础的功能,这可能也是一种趋势,可以方便用户,实现用户体验上的一些增强。

币安 Zora:我昨天跟 dForce 的张棨彰老师聊的时候,他说其实好像有一些小的交易所已经开启了这样的功能,帮用户接 DeFi 的服务。

潘致雄:对,有些项目因为流动性挖矿,它的流动性到了 DEX 上面,中心化交易所没有。用户没有这么快一下就能接受钱包这样形态的产品,大家还是需要时间,对于交易所这个流量而言,它能为它提供接入 DEX 的功能也算是对交易所有好处。

币安 Zora:行业里面我们很常听到,很多人拿 DeFi 跟 CeFi 做一个比较,有很多的说法是说,DeFi 做到够大它必须要回归到监管层面,但是因为我们又知道 DeFi 它难能可贵的地方它无需许可不在监管内。所以潘老师您会怎么样看待未来 DeFi 跟 CeFi 之间的关系,在未来 DeFi 生态要发展,可能会走向哪种趋势或者道路?

潘致雄:我们说 CeFi 它的性能很多东西都是可以在控制之中的,包括托管、合规。我的意思是 CeFi 现阶段有它的优势,DeFi 也有它现阶段的优势,在很长时间里面这两者优势不会交叉,以太坊它在几年之内也提升不了性能,其它链如果想要跨以太坊资产,它也没这么快,它也需要时间,现阶段 DeFi、CeFi 就是各司其职。

如果你想要用户体验好,并且是由人来为你服务,一定是选 CeFi,长期来看如果说你相信完全是有逻辑机器人来为你处理你的资产,而且这些逻辑你是可以理解的,甚至你可以自己写一些代码放到以太坊管理资产逻辑,DeFi 从长远来看还是有它的价值在里面。

对于未来 DeFi 生态的展望,我觉得最大的束缚就是以太坊的性能不行,这个问题我觉得是最大的,包括以太坊性能和它的成本太高了。如果能解决这样的问题,我觉得整个 DeFi 生态发展速度非常快,现在现阶段也解决不了。

币安 Zora:其实我觉得第一个点,虽然大家在区块链里面都说我们要完全去中心化,可是用户有没有办法真的去习惯说你的东西都是去中心化的,你的私钥你的助记词你全部都要保管好。

像我自己是常忘密码的人,我只要忘记密码就去按忘记密码这个功能,可是我今天用 DEX 或者其它 DeFi 服务,我忘记助记词,我的这笔资金再也找不回来,这也是 DeFi 跟 CeFi 之间各有利弊,至少在目前的状况都是可以各司其职发挥所长,因为毕竟用户习惯也不是那么快能改变的。

潘致雄:对,可能从很长时间,CeFi 是大多数人的选择,因为它有体验它有用户,它能找到对应的人来帮你处理。你像陆金所包括支付宝都是用户最多都是中心化的,都是用户体验最好。

币安 Zora:讲到大家都觉得很慢的以太坊,虽然以太坊手续费很高,而且大概是在晚上 11 点到 1 点的时间,手续费会特别特别贵速度又比较慢,你除非把手续费拉到最高。

这个问题已经不是今年才发生,而是在 2017、2018 年最被人诟病的一个事情,可是以太坊又是现在 DeFi 发展最繁荣竞争最激烈的战场,基本上 DeFi 生态 90% 多的资金都是沉淀在以太坊上的,未来以太坊要说以太坊 2.0,从 POW 转化成 POS,这个过程中,对上面部署的 DeFi 生态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潘致雄:其实可以先聊一下你刚才说的,以太坊 gas 涨这件事情已经不是现阶段,从 2017 年底开始一直有了,这次和之前情况还是不太一样,2017 年底这波来自 1c0 疯狂的转账参与这方面的因素来导致。2018 年是什么情况?加密猫,NFT 这样的一个概念导致的,让大家网上链上转账量有疯狂增长。NFT 的趋势到目前来看还是比较低的一个增长,那一波高潮已经下来了,以后我们不清楚。

但是从 2020 年开始的增长,数据显示是有很多关于 USDT 的增长,它是真实需求来影响,因为 USDT 是价值存储的功能。我们使用很多协议都需要 UDST 来支撑价值,其它稳定币也非常好,但是 USDT 流动性是最好,所以链上包括非区块链内的应用,跨国支付都用 USDT 来执行,USDT 让这一波很长时间的 Gas 增长。

还有一方面看到链上的数据是灰色产业或者说资金盘相关的一些需求。以太坊一来基础设施比较好,二来它钱包比较多,参与的方式又比较简单。因为有些资金盘项目是可以通过智能合约来实现,不需要人来做,把逻辑写到链上就可以执行了。

我们看到以太坊 gas 里面的排行,有一半是相关的应用,也让以太坊 gas 整个费用都非常高。而且我们甚至都看不到它下降的趋势,它长期来看会一直涨。

币安 Zora:一直往上升。

潘致雄:对,一直往上升,太可怕了这件事情。当然现在也有一些应对措施,可能是上个月还是上上个月,以太坊每个区块计算量已经提升了差不多 20%、30%,我觉得社区应该也在讨论让它继续扩容。

Bitribe&499&Rorakfund 创始人 Sky:DAO+YF+DEX 会成为未来 DeFi 的三大入口

区块链应用,DeFi,BestSwap,Bitribe&499&Rorakfund 创始人 Sky:DAO+YF+DEX 会成为未来 DeFi 的三大入口【沐鸣网页登录地址】【沐鸣平台登陆网址】

它可能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包括网络延迟,但是有一些研究认为影响不大,如果能扩容 20%、30%,让大家的手续费至少短期内有一些增长的空间,大家手续费有些降低的空间。吞吐量有一些上升的空间,我觉得这也是短期内能看到的一些很直接的东西。

还有一些中期我们其实也看到怎么解决手续费的问题,二层网络。二层网络从 2017 年左右甚至 2016 年能看到 Plasma,Layer2 上面的技术,Plasma 遇到了一些数据可用性以及开发上的问题,导致这样的一个功能在 2018、2019 年就被搁置了。

但是在 2019 年初又有新的一些 Layer2 新的方案能出来,最新的那个 Rollup 也是 Layer2 比较大的一个方案。我们通过 Rollup 现在比较重要几个项目,包括海外的 Matter Labs,国内叫路印协议,大家都在为以太坊 layer2 搭建一条高速扩展通道。

如果 PoS 在几年没有办法实现,我们可以通过 layer2 的发展解决问题,把我们大规模的需要很频繁转账的应用都推到 layer2 上,以及解决之前 Plasma 遇到的问题,在半年甚至一年可以解决这样的问题。

因为技术还是比较早期,layer2 技术 ZK Rollup 是比较难加入智能合约的,所以我们可能短期内是可以把一些纯转账类的应用把它推到 layer2 上,但是智能合约相关的这些逻辑,我们半年到一年还是有待突破,但至少能解决一部分问题。

以太坊第 0 阶段的技术规格已经公开以及在测试过程中了。当然到 Phase1 和 Phase2 之后的几个阶段,才会完完整整把我们以太坊的虚拟机以及可以执行智能合约再放到链上,很多相关的技术规格还没有完全确定,所以很多细节我觉得可能他们还在讨论。

我们真的不清楚到应用层我们是哪个机制,我觉得 PoS 倒还好,最大是分片,以后以太坊是 64 个分片,到底是 DeFi 是一个分片还是 NFT 是一个分片,可能会把一些类似的这些应用放在分片里面,执行的效率会更高一些。POS 是我们长期的一个方向,短期扩容 layer2 一定是我们短中期关注的方向。

币安 Zora:可以看到最近有很多主流交易所都在对 DeFi 进行了一些相关的布局,有些媒体可能也开始了,不关开了 DeFi 专栏甚至开启 DeFi 相关的研究,DeFi 的一些报告。想问一下,潘老师身为链闻的研究总监,您这边跟链闻后续会对 DeFi 什么样相关的规划?

潘致雄:其实可以从 DeFi 最早期开始说,DeFi 诞生于 2018 年中至年末,美国海外是这样的一个环境下,他们需要把整个 DeFi 的概念,把去中心化的这种金融包装成统一的一个概念,因为它都是做金融服务,把它打包成一个概念推向市场,市场能接受一个抽象的概念。

但是从 2018 年到 2019 年链闻就开始报道 DeFi 相关的东西,甚至把 DeFi 变成一个概念了。虽然这个概念是起源于海外,作为链闻这样的角色,希望把海外最新最前沿的项目能带到国内,我们作为一种桥梁。

所以我觉得链闻在 DeFi 这样上的一个定位,我们希望把更大的视野带到所有的用户,一方面原因是我们可以减少中西方文化的差异以及信息差,海外有很多新的东西在进行,国内不一定知道,所以我们一定希望把最前沿最新的项目的一些技术、内容,怎么进行这个项目的信息第一时间带到国内成为中西方的一个桥梁。

另外,我们还是有一些技术和金融背景,是可以去寻找其中的部分项目来进行一些抽象层的讨论,insights 或者撰写一些研究内容,我们尽可能把整个视野拉大之后会寻找一些做到一些能触及的深度会往下挖一下,这个深度不如项目方本身那么深。

项目方本身需要研究更多的细节,他们的竞品、数据,我们不会到这种细节,但是我们会把同一个赛道里面的项目对比、分析,技术的选型这是我们提前为大家做好这样的一些基础文章、内容,都可以为大家做好。我觉得是信息层面上的基础设施。

币安 Zora:很期待未来链闻出更多关于 DeFi 更深入的文章,也对之后链闻在 DeFi 这边的深度文章很期待。

潘致雄:我觉得应该会花一半以上的时间来深入 DeFi 这个领域,其他的时间就是做其它区块链内容相关的东西。

币安 Zora:其实我自己在研究 DeFi 的时候,我觉得比研究公链项目来得更费力,它更像积木,你需要了解组合之间的原理,可能我已经老了,对我来说一个新东西。很期待之后你们的新文章,我自己很常读到潘老师的文章,一直很想跟潘老师对话。

潘致雄:写得其实没有很多啦。

币安 Zora:我如果点到链闻文章,在上面都还是会看到你的名字。我这边想问潘老师的问题已经问完了,跟我们一起守在直播间的小伙伴们,有没有想要对潘老师提问的?或者潘老师想补充什么?我想问潘老师,你自己有挖矿吗?刚好有人问,看好哪个 DeFi 项目,我也想说你自己也做流动性挖矿吗?

潘致雄:其实我差不多是在 2、3 月份,那时候 Curve 项目上线,我在 Curve 给他们提供了一些流动性,当时他们收益还不错,但现在流动性挖矿更好一些。最近从 Compound 这波开始,我就非常懒,我就玩 Compound 的 Yield Farming,其它几个项目,我就觉得现在这个阶段,资金量没有到几万美元或者是更高的话,动来动去,交易费反而磨损更大。

币安 Zora:反而磨损更大。

潘致雄:所以我就放在一个地方不想动了。

币安 Zora:下面有人问,潘老师能点评一下路印协议吗?

潘致雄:路印做得非常不错,2018 他们做交易所相关链上的东西。他们其实在 2019 年底做了以太坊上 layer2 一种技术,零知识证明的技术,国内外走得最前沿的一个团队,他们把 ZK Rollup 这个技术带到交易所,以及他们之后会做钱包,减少用户转账手续费。

所以他们从技术层面还走得比较快。他们现在交易所也会做钱包,而且这个 ZK Rollup 技术也是开源的,我还是比较看好的他们的,他们也是非常强的,和我们经常也有一些联系。

从他们之前公开的一些数据来看,因为他们直接在交易所上面搭建 layer2 进行交易的功能,交易非常直接,一堆人撮合,简单来说他们把这些交易撮合数据定期把它打包提交到链上,它是聚合的交易,它里面 Rollup 很多很多条 transaction,所以它可以做到成本很低。

据路印之前的估计,交易成本能减少 1 到 2 个数量级是没有什么问题,所以在交易所这个层面,如果用 Rollup,就已经能解决很多问题了,减少大家的交易成本。

币安 Zora:我突然想到另外一个特别想问的问题,DeFi 现在是在以太坊上面发展最兴盛,我想问,除了以太坊以外的很多很多条不同的公链,他们也想要建造部署属于他们自己生态的 DeFi 项目,潘老师您有没有特别看好哪一个公链会成为继以太坊之后第一个 DeFi 重地?

潘致雄:从 DeFi 投入来说,现在正在运行的公链里面有几个他们还比较在投入 DeFi,包括波场、EOS 以及国内的比原链他们也在做 DeFi 相关的应用。但是我们从实际来看,其实以太坊它来做普通的 USDT 的转账已经占用太多的 gas,EOS 不是官方,是一些开发者,EOS 和波场这两个项目它其实可以充当一个交易所之间的 USDT 的一个转账通道。

很多用户有在交易所之间转移资金的需求,交易所支持的币种不一样,有可能我需要这个币在另外一个交易所,以太坊这么贵,提币成本那么高,我是不是可以用波场做一笔 USDT 的转账,瞬时的我也不用承担什么风险。所以我觉得从波场和 EOS 上来说,他们可以去处理或者是承担这样一个角色,来为以太的 USDT 解一下负担。

如果从生态布局上来说,可能现在能看到 Cosmos 的 KAVA 目前也在布局 DeFi,以及波卡。因为波卡现在没有上主网,我们从波卡的整个生态的投资来看,它其实很多已经投了非常多的 DeFi 协议,而且可能比 Cosmos 目前看到的地步大很多,因为它会有 Acala,至少能把以太坊现有的 DeFi 能把它快速在波卡上面实现。

以太坊为各个公链趟平了很多路,以后各个公链看这些开源甚至直接用以太坊虚拟机部署到波卡、Cosmos 都可以,可以迅速搭建起金融的框架。以太坊在这几年之间性能突破不了,所以 Cosmos、波卡跨链投资非常多 DeFi 生态的区块链协议,还是可以找到一些他们的突破机会的。

币安 Zora:还是有一些突破点的,而且我觉得有许多公链他们可以兼容以太坊 EVM,以太坊虚拟机,我觉得对于开发者来说非常友善,因为你可以直接把以太坊上面的生态搬到新的链上面,然后两边可以同时并用。

潘致雄:相对于代码层面而言,对于 DeFi 金融层面激励层面,它更多是机制设计,区块链上很多项目已经把机制设计这件事情给大家趟平了,所以其实代码不知道没关系,只要知道以太坊这些链是怎么运作的,以及它的一些参数怎么设置,我觉得更重要。

币安 Zora:国内我自己个人非常喜欢的公链叫 Nervos,他们想要发展他们链上的 DeFi 项目?

潘致雄:其实现在很多公链项目想发展 DeFi,我觉得可能还是要解决一些问题。他们肯定是在解决过程中,一方面是资产的问题,以太坊上面拥有最丰富的资产,劣质资产也很多,优质资产也很多,但无论如何大家都在以太坊上。

现在其它的链上 Nervos、波卡、Cosmos,他们能不能把成本最低跨到你上面,公链原生上能提供一些高质量的资产来给到用户用,我觉得这很重要,否则的话我就在上面用原生代币,比如只能用 ATOM 或者 DOT 来做金融应用,可能还是非常有限的功能,不像 USDT 什么都可以用。

还有一方面用户入口流量的问题,公链主要使用场景可能还是钱包,钱包支持上来说,肯定以太坊上的钱包都支持以太坊支持非常高非常深度,但是其它公链用户怎么迁移或者大家更多使用其它公链的钱包,也是一个入口流量公链需要再想的问题。

币安 Zora:那我突然想到两个小问题,第一个小问题,因为刚刚潘老师讲到关于跨链这件事情,你如何把别的链上的资产搬移到这条新的链上面来使用。其实从去年开始,国内有很多在做所谓的以太坊上比特币这件事情,不管是 IBTC 或者是 WBTC 等等,都是把比特币的这个资产对应到以太坊链上去做一个发行,锁定的动作。想问潘老师怎么看待这样的一个操作?

潘致雄:是说跨链吗?

币安 Zora:对,就是跨链这件事情。

潘致雄:跨链其实,WBTC、imBTC 是目前使用中心化托管方案最大的两个,可能最主要还是 WBTC,因为它最早,现在的一个解决方案在 DeFi 应用里面也在一点点增长。像去中心化的解决方案,包括 TBTC,RenBTC 包括 PBTC 类似方案,DeFi 整套去中心化托管的这种机制消耗还是比较大的,输出的这个代价还是比较大的。

不像中心化托管,成本比较小,甚至项目方可以做一些补贴,像 imBTC 可以做一些补贴。去中心化方案是大家想要的,但是增长上来说是比较早期,我不敢说它增长如何,但是我觉得这两者都可能有一些机会。

币安 Zora:我看到有人提问,你觉得这一波的拉伸是牛市的开始吗?

潘致雄:我们不说太多二级市场相关的问题,但是这一波的增长,应该大概率就是有 DeFi 的 FOMO 引起的。像我们可能在一年之前或者半年之前去发一个新的项目,是一个很好的靠谱的项目,可能之前都没什么声音。

去融资,去丢到二级市场上,大家都没什么反应,但是现在完全不一样,你丢任何一个新项目到 FOMO 情绪中来,大家都想要买。这种情绪肯定会蔓延,包括也会影响到以太坊,因为很多都是以太坊的以及比特币,以太坊最近增长量蛮夸张,比特币也是。

币安 Zora:但我觉得至少目前币圈在我自己个人看来我觉得都还是需要一个话题性,像 2017 年的 1c0,2018 年可能交易级挖矿平台币,2019 年 IE0,2020 年就是 DeFi,市场需要一个话题才会有一波拉伸的机会?

潘致雄:DeFi 这个概念你说 2019 年它已经有了,但是为什么在 2020 年才爆发呢?我觉得 2019 年大家还在积累还在做基础设施,在 2020 年被 Compound 这个 Yield Farming 这件事点燃了,完全靠 Compound 的。所以时机还是挺重要的。

币安 Zora:好的,我们这边还有问题,除了 DeFi 以外,在整个币圈生态里面,潘老师还有没有看好的或者是应用层的东西或者是项目?

潘致雄:看怎么定义 DeFi,最近和很多业内人士聊,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共识,大家都觉得稳定币可能是一个增长量非常大的一个蓝海。可能各个企业要发行稳定币,尝试为稳定币做一些服务,无论是承兑商还是跨境支付或者跨境应用,大家好像都对稳定币这个东西都非常热衷。

但是对于普通用户而言稳定币它有什么用?好像比较少。大家只能用来支付,没法用稳定币挣钱,但是可以用稳定币投到 DeFi 项目,稳定币的支付我不知道算不算 DeFi,可能也算未来看好的一个点。

币安 Zora:DeFi 这个概念可以持续发展多久?难道它只是一时的热度吗?

潘致雄:我觉得它应该不是一时的热点,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虽然大家的 FOMO 情绪很大,但是整个链上锁定资金量的走势还是非常快的。当然 FOMO 情绪走完之后,有一部分人会提出来,但是会留下很多沉淀资金,让整个 DeFi 生态流动性会大大增强的。

流动性增强了之后,有这些基础之后,你真的做借贷真的做交易,在以太坊网络中就可以做了,至少它是一个闭环的东西,是可以运作的。所以我还是挺看好它长期的发展。

币安 Zora:我觉得至少 DeFi 感觉像是为了币圈提供真的有价值的应用而不是像之前的菠菜或者只是一些炒作而已。

潘致雄:是的。现在 DeFi 带来的资金可能还是了解 DeFi 的人,其实我觉得这边聊了挺多之前行业内的人,但是他们没有了解 DeFi,现在我和他们聊的时候,他们大多数都会说怎么玩挖矿,带上我们,我觉得差不多这样的一种情绪在里面。

其实我觉得如果说有一些机构能发行一些合理的这种基金,或者是通过一种什么形式能把这些想参与 Yield Farming,但觉得复杂的人的资金把它吸引过来的话,其实还是有很大增长空间在里面。但很多人知道但不知道怎么玩,挺复杂的。

币安 Zora:看到挺多人花了蛮久研究那些钱包怎么设。想问潘老师,是不是头部交易所做 DeFi 更有优势?

潘致雄:其实我觉得现在从海外的社区和中国的社区来看,头部的交易所直接做的项目可能还没有这么多,但是交易所一般都会像海外的 Coinbase 可能是投资形式来投资 DeFi 的项目,他们不会自己直接参与,DeFi 这个项目,社区感会更强一些,他们是有自己的小圈子,你在推特上能看到,DeFi 圈子里人怎么交流沟通。

DeFi 它不是一个单独的项目可以运作,它的可组合性一定要为它预留好想法在里面,不同项目之间可能会有一些交流、沟通,海外情况都是通过推特进行。它的社区感相比公链还是更强一些的。不是说资源更强,做 DeFi 这件事情是可以的,一方面还是整个社区以及这个协议在上下相关,你怎么和他们合作沟通都有关系。

币安 Zora:潘老师认为还会出现像 3 月 12 号那样的市场黑天鹅事件市场状况?

潘致雄:3.12 黑天鹅我觉得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传统金融也是。币圈只是受祸害其中最小一环,传统金融损失更大,在币圈,大家爆爆仓,整体的资金量来说还是偏小的。所以我觉得大家还是的确要考虑怎么来抵御 3.12 这样的情况。

以太坊的设施比较难抵御,最主要就是 MakerDAO 清算问题是很严重的,清算问题最大的原因以太坊太慢了,太卡了,支撑不了这么多清算的流量,以太坊解决不了,除了我说的保险风险金融基础设施来做的之外,目前如果协议本身不考虑这方面的话,以太坊是比较难抵御 3.12 的。

有人问了一个问题,流动性挖矿的亏损?流动性挖矿还承担挺多风险在里面,除了智能合约的风险之外,它其实还有可组合性的风险,参加流动性挖矿一般都是一些资产投入到一个 pool,如果说资金池里面某一种代币它有 bug 被利用了,那你承受代币的风险就会被放大很多,这个风险敞口特别大。

可组合性风险之外,其实还有一层的可能的亏损是叫无偿损失或者套利损失。我们投入的 AMM 的一些资金池或者是 DEX 这种协议里面,因为资产大幅波动导致你投入的资产即使获得盈利之后还是会亏损,特别 Balancer 里面,比如你投入了以太坊和 USDT,但是以太坊涨得非常快,你有流动性挖矿,可能还是会损失,因为以太坊涨得太快了,这些风险亏损还是在里面,但是很多人没意识到吧。

币安 Zora:想请潘老师说一下 Nervos 这个项目和团队?

潘致雄:据我所知 Nervos 团队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在 DeFi 生态,值得继续关注。

币安 Zora:目前很多公链项目想做 DeFi,你觉得他们是不是为了蹭热点收割韭菜?

潘致雄:我觉得公链更多是投资 DeFi,公链本身做 DeFi 好像也有。大家蹭热点或者制造 FOMO 这件事情肯定是投入很大的一部分精力,我觉得公链肯定有不少项目他们是在趁着这波热点来提供一些 DeFi 的这些项目,这是毫无疑问的。

但是怎么来识别我也不是很清楚。现在出来了很多 DeFi 项目,像我前面说的出来很多的 DeFi 项目之后,他们正好在这个时间点就特别容易能融到资金或者获得关注,获得市场热点,他们也是在服务 DeFi 的这个概念,甚至如果说有一些公链能降低用户使用 DeFi 的门槛,我觉得还是对整个生态有一些好处的。

币安 Zora:其实我觉得不要把人想得那么坏,都是要出来收割韭菜,有的的确希望有用户真的使用它的链,这样它的链才会有价值,想趁着这波热点吸引用户到它上面去使用?

潘致雄:对,公链它需要找到用户场景,但是现在大家都知道用户场景叫 DeFi,它赶紧就搞一个,毕竟都是开源的,以太坊上很多都可以现成或者你只要找一些开发者去研究一下,就可以做的东西。其实对于公链而言他们也是可以很快来部署这种 DeFi 项目。但是他们真的值不值这么多钱或者代币能不能支撑这种市值那就是另外一回事,这个大家自己甄别了。

币安 Zora:好,今天非常谢谢潘致雄老师来这边接受《区块 101》的专访,也请大家之后持续关注链闻的文章,特别是潘致雄老师的文章。

潘致雄:谢谢 Zora 的邀请。

币安 Zora:每周一到周五晚间 8 点我们都会与你在直播间相见,记得要持续关注《区块 101》,再次感谢潘老师加入,我们下次再见。

潘致雄:谢谢大家关注《区块 101》,拜拜。

币安 Zora:拜拜。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

【沐鸣娱乐客户端登陆】【沐鸣娱乐账号】

芝加哥交易巨头 Jump Capital 发布 2020 年中洞察,坚定看好比特币与稳定币

比特币,交易所,衍生品,稳定币,Voyager,DeFi,Compound,BlockFi,Celsius,Jump Capital,芝加哥交易巨头 Jump Capital 发布 2020 年中洞察,坚定看好比特币与稳定币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