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登录_沐鸣注册平台_沐鸣娱乐登陆注册【官网】

【沐鸣平台登录入口】全网播放量第一的播客是怎样炼成的?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语境,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这是我们第二次直播了,第一次直播非常成功。”

“也不知道成功的标准是什么。”

“卖了一百万。”

“那么多啊!”

一逗一捧间,李志明和冯广健招牌式杠铃般的笑声,瞬间荡漾在了整个直播间。

《【沐鸣平台登录入口】全网播放量第一的播客是怎样炼成的?》

小伙子(左)和李叔(右)的“吃货夏夜谈”主题直播

截自“日光集市”微信爱逛直播间

这两位不少 20 到 30 岁年轻人都十分“疼惜”的中年男子,是目前全网播放量排名第一的播客节目《日谈公园》的主播。他们更为粉丝所知的名字是一个叫李叔,一个叫小伙子。

在这场于 6 月 17 日举行的名为“吃货夏夜谈”的主题直播里,李叔继续如常,浪漫地读起了鲍勃·迪伦的诗集,而小伙子一如既往地随性煮起了面,席间还插播了冷萃的 801 种喝法。

27 岁的节目忠实粉丝尹琳说,他们的节目总能让她暂时从疲惫的现实世界抽离。

就在他们直播前一天,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到访了《日谈公园》的大本营——位于北京东直门附近银座公寓的一间办公室,拜访了被粉丝称为“活宝”的李叔和小伙子,听听他们是如何把《日谈公园》做成了全网播放量第一。

《【沐鸣平台登录入口】全网播放量第一的播客是怎样炼成的?》

把播客当作事儿的“大男孩儿”

“我想说的,你想听的。大家好,这里是日谈公园。我是李叔,我是小伙子。”

2016 年 9 月 26 日,李叔和小伙子在《日谈公园》的第一期节目《只有你记得我的模样》在喜马拉雅、荔枝等多个平台上线。

李叔和小伙子在节目中分享了各自人生遇到的苦涩事,不过却用一逗一捧的风趣幽默,调以温厚嗓音,将往事苦咖啡酿成了一杯半糖奶茶,苦味里飘着香,却又不浓郁,让听众温柔共振,而又不越界陷入煽情。

《日谈公园》虽然是冷启动,但却带着温度上了路,吸引了一批听众从此忠心跟随,播放量和关注度都不错,无限接近于“一炮而红”。

这背后,作为一个谈话节目最珍贵的要素——李叔和小伙子两人的默契不是一天炼成的。

在创办日谈公园之前,李叔和小伙子是另一档播客节目《大内密谈》的主播,在播客圈已小有名气。而在这之前,两人的相遇相知有这样一段佳话。

“小伙子”的艺名源自于他所在的乐队“青年小伙子”。而李叔从很早开始就是“青年小伙子”的歌迷。 2005 年时,李叔就职于一家音乐公司,当时就很想撮合公司和这支乐队签约。

《【沐鸣平台登录入口】全网播放量第一的播客是怎样炼成的?》

图源:微博@乐队的夏天

经朋友王彦直、也就是后来的盖娅互娱的创始人介绍,李叔和小伙子打了第一次照面。

“说实话我真的很紧张,就是粉丝见偶像(那种感觉)”。当时的情境,李叔至今难忘。

不过,由于种种原因,合作的事儿没成,两人之后也没有太多交集。

直到 2014 年情人节前后,《大内密谈》的录制正缺节目嘉宾。李叔福至心灵,“我就突然回忆起来(青年小伙子)两位‘摇滚巨星’在台上说相声的画面”。打定了主意,李叔就迅速联络上了小伙子。

“做播客?”对于李叔发来的邀请,小伙子有点懵。“那时,我对播客的认知只停留在‘听说’的阶段,身边也很少有人会听播客。”小伙子回忆。

小伙子不熟悉播客,但李叔熟悉。 2013 年还在《大内密谈》做主播时,李叔就已经享受到了“明星”般的待遇,依据是粉丝们的热情。

“有次我在火车上打电话,后边儿来一人,‘哎李叔,你声音我一听就听出来了’。”李叔谈起这类故事,总是信手拈来。

小伙子出于对播客的好奇爽快答应了邀约,之后作为主播加盟了节目,两人这才时隔多年正式建立了革命友谊。

2013 到 2014 年之间,播客的概念新,节目少,听众少。但正因为少,整个行业处在一个红利期。谁能播的出彩,谁就有机会突出来。

缘起于昔日“偶像与粉丝”情怀,两人很快在节目中圈了一票粉丝,也越来越具知名度。

2016 年,小伙子从就职了 12 年的国企辞职,李叔也告别了《大内密谈》团队。割舍不下电台情节的两人决定把播客作为一个职业做下去,于是《日谈公园》诞生了。这个节目名字的灵感就来源于北京市内的“日坛公园”。据说当时小伙子和李叔为了想出节目名字而来到公园喝茶,路上受公园名字启发,灵感涌动,遂一拍即合。

“我不敢说这是一个事业,但我们俩确实是把它当成一个事儿来做的。” 小伙子说。

《日谈公园》的听众定位于热爱生活的年轻人,以 20 到 30 岁的年轻人为主。节目内容以分享年轻人感兴趣的电影、音乐、文学、动漫作品,旅行、美食、时尚、生活方式居多。这些都是李叔和小伙子有积累、能聊得来的领域。

与之前“上班”不同,将播客作为创业的李叔和小伙子,又是媒体人,又是播客主播,又是企业管理者。两人每天朝夕相处,埋头工作,相互影响,逐渐产生化学元素。

被李叔评价为“洒脱”的小伙子,渐渐变得沉稳。而被小伙子评价为“严肃”的李叔,渐渐变得“平和不较劲”。

节目粉丝尹琳对两人的一个描述是,小伙子“自由,鲜活,像豆汁儿一样滚烫”;而李叔“保持自我,敏感,有时候让人想抱一抱他”。

时间聚合起两人的世界,在同一时空里沉淀出世间最昂贵的“人间默契”,这成为了《日谈公园》作为一个播客节目最具价值的核心资产。

而一旦有了这样的默契,《日谈公园》便有了能“触达人心”的基因。

好内容从来就来自于“自我表达”

2018 年起,《日谈公园》每期节目的全网播放量平均就超过 200 万。而 2018 年,受当年经济危机影响,恰恰是一个每个行业都活得不容易的一年。

不能免俗地请李叔谈谈“逆势中的成功秘诀”,他说“好听”是节目关键。“如果只是把一个事聊明白,但是不好听,那需要我们干嘛呢?”

《日谈公园》按节目类型可分为嘉宾访谈、审美观察、生活方式和主播对谈。没有嘉宾的节目话题通常取决于主播们的兴趣方向,而有嘉宾的节目就会涉及到邀请什么样的嘉宾。

李叔认为,请嘉宾就像往“好听”的地基上“盖房子”,房子赏心悦目很重要。“我对普通的人类没有兴趣,这里的‘普通人’与是否是明星无关,而是对无聊的人不感兴趣。”

“我们做这档节目,就是要让所谓的名人明星在节目里像普通人一样,和大家一起说话聊天开玩笑,而让那些所谓的普通人在节目里面像明星一样,迸发出他的人格魅力。”李叔说。

抖音粉丝225万,巷子里的排队王,这家火锅店靠“搞笑剧情”爆红

抖音,火锅店,私域流量【沐鸣娱乐线路检测登陆】【沐鸣电脑版登录地址】

最近,《日谈节目》就来了一位有趣的“普通人”。在这期名为《如果故宫会说话》的节目中,李叔和小伙子邀请到了北京市社科院满学所研究清宫文化的博士后杨原。他在节目中完全颠覆了大众印象中严肃、死读书的博士形象,不仅把专业知识讲得条理清晰,而且语言感染力强,风趣幽默。

“他能频繁的把我们俩给逗笑,完全不像一个‘正经博士’。”“我们请来的博士都特别逗,我现在怀疑博士是不是都是这样。”

李叔和小伙子在节目中一逗一捧地回答。

虽然脱口秀会比较注重现场发挥和临时反应,但李叔和小伙子仍然会在事前做足准备。比如在录制前会对受邀的嘉宾进行详细了解,短则半天,长则数日。见面前,他们还会和嘉宾做至少一次前采,感受嘉宾的语言表达能力和风格。

“我们要知道他是一个主动输出型的人,还是一个被动输出型的人。他的倾诉欲有多强、口音重不重、甚至中文好不好……看能不能达成录音条件。”

除了前采,李叔和小伙子也很重视后期的剪辑。

李叔说,在入行早期,做节目更随性,不少时候“一刀不剪”。但《日谈公园》从第一期录制开始,就遵循了严格的制作流程。

严格剪辑一是为了增加流畅度,把语言上啰嗦和口水话的部分剔除;二是增加清晰度,把节目的节奏修剪得匀称,让大家听起来更舒服,也尽可能展示嘉宾被大家喜欢的那一面。另外,还有一个附加功能是保护嘉宾,消除嘉宾在言语上的无心之失。

在《日谈公园》的诸多节目中,李叔对采访青年演员金世佳的某期节目的剪辑记忆尤甚,因为“足足剪了 20 多个小时”。

2017 年 11 月,采访金世佳的两期节目《金世佳的迷影人生》相继上线。这期节目播出后,在观众那引发了热烈反响。而金世佳也因为在节目中的表现让他多了一个标签—— “可爱的小结巴”。

 “你跟金世佳说 10 分钟以上的话,你就会忍不住也变得结结巴巴。我们在后期上花了很长时间处理。这既考验我们对内容的判断,要保持结巴这个特征,又不能让大家急听得着急。”李叔说。

为了精雕细琢,这期节目李叔剪了 20 多个小时,而一般的节目剪辑通常在 5 到 8 个小时完成,剪 10 小时就很夸张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节目播出后,在知乎“如何评价网络电台《日谈公园》”的问题下,有回答说,“李叔总能把无论多么遥不可及的东西都能变得亲近接地气,印象最深的是对谈金世佳,可以说目前没有任何一个节目比这两期能更好的诠释金世佳了。”

做“内容”多年,李叔和小伙子对“好内容”的标准有着自己的一套坚持。

2019 年的最后一天,《日谈公园》为了满足团队的好奇心,发起了一个“日谈年度受欢迎节目大评选”。

当被问到:“你们有根据评选结果对节目内容进行调整吗?” 李叔的回答十分坚决。

“你是创作者,你创作的时候考虑别人想听什么不想听什么,那你不就完蛋了吗?”

表达自己想表达的,这才是根。

李叔和小伙子介绍,今年《日谈公园》推出的三档新节目,出发点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表达欲。而这部分表达欲需要被盛放在《日谈公园》外的新容器当中。

《【沐鸣平台登录入口】全网播放量第一的播客是怎样炼成的?》

日谈公园节目矩阵

截自喜马拉雅

其中,《说归说》对标《十三邀》是一档纯文化访谈节目,它比起《日谈公园》的雅俗共赏更加阳春白雪,是李叔为了满足自己在内容上的一点追求而创作的;《日谈物语》聚焦日本罪案、旅游美食、奇幻故事等内容。主持人之一的李淼是一位日本罪案文化专家,这档节目本身也承载了他的表达欲。

“你能看到年度投票里淼叔(李淼)的节目是最受欢迎的,《日谈物语》能满足这种真实需求,但它本身不是为了迎合谁而作。”李叔解释道。

李叔强调,做内容难免会有些类型不会有很高的流量,它们也难以出现在“受欢迎节目大评选”里,“但它们决定了《日谈公园》这档节目的基因和气质,甚至代表了日谈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这一类的节目,在日谈未来的节目里将永远占有一席之地。”

《【沐鸣平台登录入口】全网播放量第一的播客是怎样炼成的?》

成功的播客样本?

今年受疫情影响,各个行业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日谈公园》也不例外。不过因为是线上内容产品,相比其他行业,受疫情影响相对较小。因此,李叔和小伙子无论是对于日谈还是行业,仍然非常有信心。

这一底气也来自于《日谈公园》 2018 年的经历。那个时候是公司在财务方面最困难的时候,但那时反而也是我们对自己的产品最有信心的时候。”李叔说。

当年,《日谈公园》“逆风逆势”启动了几件事:一是融资,二是大规模商业化,三是和WeWork达成合作。 

当时,由于物业方面的问题,《日谈公园》不得不在 2018 年 6 月搬离朋友支援的在方家胡同的办公室。被迫搬家给他们带来了不小的经济压力。幸运的是,WeWork在这时向他们伸出了橄榄枝,通过提供免费录音和办公场地,换取日谈出品的定制节目。

对于李叔和小伙子来说, 2018 年 6 月 30 日是“史诗级”的一天。

当日,李叔和小伙子又忙着搬家,又忙着要参加一个某品牌活动。时间很紧,两人来不及收拾就立刻赶去位于朝阳CBD的朗园Vintage。

活动正式开始前,他们在附近的苏宁广场吃饭,不曾想“不详事”接二连三地就来了。不仅乘坐的电梯因故障被卡,还看到二楼飘下来的滚滚浓烟,听到不远处消防车的声音。

两人面面相觑,但幽默脱口而出。“见着真火了这回”,“要火了要火了”。

火灭了还没消停,就在活动结束刹那,李叔和小伙子和听众们聊的火热的关头,天空在一瞬间变暗,冰雹哗啦啦地从天而降,把临时搭建的展位都砸坏了。

两人又是四目相对,继续发挥幽默感给自己找补,“天降祥瑞!”

有意思的是,在“要火了”和“天降祥瑞”的预兆后,《日谈公园》的确同WeWork完成了愉快的合作。

在两年合作期内,《日谈公园》一共为WeWork定制了 11 期节目,内容定位介于广告节目和企业播客之间。如果按照WeWork一年期提供的工位价格计算,WeWork向日谈支付的费用相当于一年不低于 50 万。

天降祥瑞,贵人加持。

自那时起,《日谈公园》在广告、付费内容、线下服务、电商带货等商业探索全面推进, 2018 年起就实现了盈利,为“难于变现”的播客、甚至音频行业打了样。

2018 年,《日谈公园》与旅行社合作推出了约旦和日本的文化主题旅游项目。约旦团标价每人 17666 元, 16 个名额在开售 10 小时后全部售罄。

2019 年,《日谈公园》的付费节目《李淼谈奇案》第一季在蜻蜓FM上线,上线不久后销售额突破百万。

2019 年,《日谈公园》与捌比特咖啡合作出品了日谈补妆咖啡,成为不少商城里最卖座产品。捌比特咖啡创始人阚欧礼告诉刺猬公社,虽然播客在购买这个行为的跳转体验上并不优秀,但却非常适合品牌讲一个完整的故事,融入品牌的真诚和努力。

今年 5 月,《日谈公园》开始发力电商,通过贴片口播、好物推荐节目等方式为自己的有赞商城“日光集市”导流。同时,他们也在近期尝试了两次直播带货。整个 5 月,“日光集市”的销量比 4 月翻了近一倍。

种种努力,让《日谈公园》进入到了一个更加稳健和有后续力的发展阶段。

刺猬公社了解到,今年《日谈公园》还要推出一档科普类新播客,原创节目矩阵预计会在今年拓展至 10 档左右,此外资本上也将开启新一轮的融资计划。

对于《日谈公园》和播客的未来,李叔言简意赅,乐观看好。

在战胜了 2018 年那段最困难的时光之后,李叔和小伙子有了更多自信与空间,会继续和有趣的人做有趣的事儿。

【沐鸣手机客户端登录】【沐鸣安卓版登陆】

腾讯最新社交种草平台首战“618”,私域经营的新流量洼地?

618,小鹅拼拼,腾讯

点赞